中国最被低估的当代作家是哪一位?他的什么作品让你如此评价?

来源:悟空问答 编辑:王志 手机版

中国最被低估的当代作家是哪一位?他的什么作品让你如此评价?


由热心用户 得娱忘筌 提供的回答:

一直很欣赏扎西拉姆·多多。

扎西拉姆·多多的文字,没有滔滔不绝,没有宏大叙事,有的只是一些明明灵灵的光景穿心而过,以文字拓成最真切的实现,缓缓从世人面前经过,香雾缭绕,梵音旋响,以此因缘我们得以触及人性的如如本然,回归圆满,得安然,得喜悦。

初读扎西拉姆·多多的作品是在高中,那时我的同桌是个文艺气息丰溢满怀的姑娘,她能写出清灵的文章,汉字的百般婉转也只能心甘情愿地厮磨她指尖的温柔。我们在一起读诗,把那些一见钟情的诗句誊写于纸条上,像珍宝一样收藏了整整一年,也是因她我才读到扎西拉姆·多多的《当你途经我的盛放》,自此拔足跟随,致心顶礼,虔诚如斯。

我仍清晰记得我们一起读书时痴迷的模样,往往是老师后脚还未离开教室,我们早已迫不及待地从桌洞里小心翼翼地捧出那本书来,如一路于久旱之地跋涉而来的旅人,蹉跎至此,却蓦然发现了莽莽大漠中的一眼活泉。

我至今仍由衷为当时的状态感动,无人能懂我们心无旁鹜的欢喜,无人能解我们窥见的圣心光华,可那些细碎飘摇的满足却是再强大不过的真实,足以填满整个所谓世界的荒芜。对扎西拉姆·多多的执念自那时起变成一种原始的渴求,她让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会得到命运眷顾。

近日读罢《空谷之声》,内心其实是惭愧的。

我们向来不肯也不甘隐忍,永日经年竭力地在人前欢腾,可扎西拉姆·多多满书满纸的慧心妙语,她却轻描淡写说这些都不过是刹那生灭的痴言妄语。

她坦言自己从未欣喜于任何形式的认同,更反感一切立场的朋党,清冷至此,却写出“为了减少彼此之间这种基于妄想的不安全感与攻击性,我们即便受了伤,也要勇敢地表达自己的善意。”这样从从容容的善意。在众荷喧哗之际,托生出一株慧心朗朗的净莲,于无声处,渡众生劫。

《空谷之声》中记载了作者重走西游路的所见所得,此番游吟之路是一程皈依半程歌,不见车辚辚,未闻马萧萧,只是随着扎西拉姆·多多的足迹一径逍遥而去,未尝不是渐入明空之境。启程只是因求中有不执,想要得到生命本身要给予的答案,没有任何世俗的动机,更无所谓放弃,如此受皈依戒,寂灭妄执之心,翻山越岭,一路西行,这样无人赞美的精进,谁也取悦不了的努力,满足不了眼前的付出,随着从韶关到印度菩提迦耶的修行,也终于寻常得如大地一般稳固。

当我们看到山峰铮铮向上,她却可以写“是大地当年无心的一侧身,便将一片平坦挤压成了天山,大地继续从沉睡回到沉睡,天山却从此一直清醒,昼夜切割着途径的长风。”,她写水是痴情的姑娘,用几百万次的生死换来了今世的流转,“就像姑娘终于将老去,天山的水终于也会离开她的花季,我最后一次回头看她,祝她终生美丽。”

不计得失奉行良善的小王淀村老张头,燃烧自己青春岁月的老兵张广跃,遗世独立的罗布人艾买提,最清醒的精神病人nobody先生,舍弃俗世的修道者马修……旅程中形形色色的相遇,都是红尘中如镜映心的遗珠,只有将自己委身成尘,那些走过的路,那些见过的人,那些冷暖自知的沉默,才能化为漫天花雨之一瓣,待我们与大地一同欢喜接载。

此中有真意。

喃喃,不辍。欲辩,忘言。

声明: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为您推荐更多阅读:

中国最被低估的当代作家是哪一位?他的什么作品让你如此评价? 相关搜索
最新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