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师生盗拓国宝南朝石刻,1500年历史文物遭破坏,这件事你怎么看?

来源:悟空问答 编辑: 张倩 手机版

刘晦之的文物收藏堪称海内一流,尤其是龟甲骨片和青铜器的收藏,世间罕有其比。其甲骨文的收藏在战前就达28000余片,1953年全部出让给国家。据文物部门统计,现存我国大陆的龟甲骨片,总共9万余片,分布在95个机关单位和44位私人收藏家手里,而刘晦之的28000片,差不多就占了三分之一,是私人收藏甲骨最大的一宗。1936年郭沫若亡命日本时,日子过得很困窘,有时连毛笔也买不起。刘晦之知其博学多才,就将自己历年所收集的龟甲骨片,请人拓出文字,集为《书契丛编》,分装成20册,托中国书店的金祖同带到日本,亲手交给郭沫若,供其研究、著书。郭沫若见后叹为观止,从中挑选了1595片,先期研读考释,并据此著成了甲骨学上具有重要意义的巨著《殷契粹编》,在日本出版。郭沫若在书序中一再感叹道:“刘氏体智所藏甲骨之多而未见,殆为海内外之冠。已尽拓出其文字,集为《书契丛编》,册凡二十,去岁夏间,蒙托金祖同君远道见示,更允其选辑若干,先行景布,如此高谊,世所罕遘。余即深受感发,不揣谫陋,取其1595片而成兹编,视诸原著虽仅略当十之一,然其精华大率已萃于是矣。“…然此均赖刘氏搜集椎拓之力,得以幸存。余仅坐享其成者,自无待论。(郭沫若《殷契粹编·序》)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抗日战争结束后,复旦大学胡厚宣教授从大后方返回沪,即常往市区新闸路上的小校经阁拜访刘晦之先生,与之订交,参观过他的藏品,并专门安排学生们前去参观他收藏的甲骨。那是用楠木盒子规规整整分装起来的100盒甲骨。打开盒盖,满目粲然。另有甲骨拓本《书契丛编》20册,每册后附简单释文。这套拓本,与盒内的甲骨实物先后次序正相对照。胡厚宣曾查其甲骨实数,实为28192片。著名学者陈梦家还考证过,其中有300余片为徐乃昌随庵的旧藏。1953年,刘氏甲骨出让国家,由中央文化部文物局接收,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将其又重新墨拓了一遍,拓本题名《善斋所藏甲骨拓本》。对于刘氏所藏甲骨,前些年中国台湾学者董作宾不知何故,认为“刘晦之所藏甲骨号称二万片,但大者多是伪刻”(《甲骨五十年》)。解放后,中科院考古所主持甲骨学史上最权威的著录《甲骨文合集》时,认真考证过一遍,认为刘氏所捐献的甲骨中,伪刻只有112片,还不到1/250,这就不能算是“多”。郭沫若、胡厚宣在编《甲骨文合集》时,经详加考证,证明郭氏当年编的《殷契粹编》所收,固然都是精品,但精品并没有收完,如四方风名刻辞和一些特大的牛胛骨卜辞,就没有收进www.07swz.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我对盗拓这个词很反感。几个学生只不过是对户外的石碑有了研究的兴趣,进行了拓印进行学术研究,又不是把拓片倒卖了牟利。虽然行为冒失了点,没有经过审批对碑体拓印造成了损坏,确实犯了错误,这种行为实在不可取。但也用不着这么上纲上线的把他们当小偷一样。因为他们并不是为了偷东西。

黑白颜色的AE86是一辆只有130匹马力的日本“国宝级”旧款跑车,但凭着藤原拓海超凡的技术和天分,先后击败同样是天才少年Red Sun车队的高桥启介;驾驶令人望而生畏的黑色R32的中里毅;采用死亡胶布赛(用

首先这个石碑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那这几个学生想学习一下有没有错误?只不过他们对文物保护的意识太弱,没了解拓印会对碑体的破坏,也许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对这些石碑拓印还要经过一堆复杂的手续,或者是不知道怎么申请就直接忽略了,这是孩子们不对了,必须教育。但又说回来我们又有几个人知道如何申请去拓一块石碑。就算申请了十有八九也会碰钉子,所以这些学生犯了大错误,开了个坏头。但也可以看到我们整个国家在这一块上混乱的很,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必然。

相传有一天,诸葛亮把将士们召集在一起,说:“你们中间不论谁,从1~1024中任意选出一个整数,记在心里,我提十个问题,只要求回答‘是’或‘不是’。十个问题全答完以后,我就会‘算’出你心里

石碑拓印在某些博物馆也没强到哪里去。某地碑林珍品无数,但可惜被圈起来收钱,碑林博物馆仗着奇货可居,卖的拓片贵的要死。我大学时节衣缩食半年,花了一个月生活费才从博物馆买了一个米芾的拓本。真是肉疼,想说爱他们真不容易。这些碑藏在深闺羞羞答答,书法爱好者们难得一见的真迹,却沦为了博物馆的印钞机,实在让人无语。

可惜它们已被美帝国主义文化侵略者全部打碎,其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两骏,1914年被盗卖到美国,现存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其余四幅真品,于1918年在再次盗卖过程中被砸成几块企图装箱外运,

拓印对石碑肯定是有破坏作用的。我们的一些比较珍贵的古碑拓印是需要经过是层层审批的。但是这个事件中的石碑和石刻完全暴露在荒郊野外。风吹日晒,风雨侵蚀平常管都没人管,估计早晚不用学生破坏也得自然消亡,连个拓片都留不下。现在就因为几个无心的学生的冒失犯了错而被大家纷纷口诛笔伐,有点太过了。

黑白颜色的AE86是一辆只有130匹马力的日本“国宝级”旧款跑车,但凭着藤原拓海超凡的技术和天分,先后击败同样是天才少年Red Sun车队的高桥启介;驾驶令人望而生畏的黑色R32的中里毅;采用死亡胶布赛(用

记得上大学时,我和一个同学做一个课题。是关于中国古代雕塑的修复。当时需要测量很多中国古代雕塑的数据。当时我们几个只是学生,就凭我们拿了几张学生证,在很多地方,对这些古文物进行数据测量的时候有很多人对我们关爱有加,提供各种帮助。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河南巩义,看守陵园的大爷还给我们拿来自己家种的石榴和各种水果给我们吃。在他们眼中我们虽然是一群学生,但也都算是知识份子,我们做的事情就是为这个国家的一个文化进行传承和保护。所以他们对我们还是十分的热心。现在回忆起那段时光,还是非常让人感动。

而更为痛心的是储藏在两园之中,满清数代皇帝从民间搜刮得来的字画古董,历代瓷器,大多是极精品,我国现在流失海外的国宝,很多就是圆明园的.还有数量极多的,从康熙直到咸丰,不惜工本,制造出来的工艺

在那次考察活动中我就发现我们对文物的保护力度还十分欠缺。在巩义县的宋八陵石雕,几乎都是直接暴露在荒郊野外。雕塑旁边就是农农民种的庄稼。有很多雕塑在外面根本看不到,我们是从一片一片的庄稼里面找出来的。这些石雕运气好的还能有人看一下,而大多任由小朋友爬上爬下,连个防护装置没有。我当时很担心这些石雕,在农民进行耕作的时候。直接被农业机械破坏掉。看着这些石雕真是心疼的滴血又无可奈何。只有认真测量拍照,万一哪天东西不见了也还有个数据保留下来。真真体会了梁思成先生对古建筑的野外考察时的伤心和无奈。

所以虽然这些学生做了错事,应该也是无心之失,该罚就罚,该教育教育一下,他们自有轻重,上纲上线扣帽子说他们”盗”要不得。与其在这里多几个无心的学生口诛笔伐,不如好好反思一下,想想怎么把这些石碑石雕的保护和研究规范化,防止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更有实际意义。

点击图片看大图07文档网 www.07swz.com

点击图片看大图

点击图片看大图

荒唐又无知的观点。

现在的拓印,一般用清水湿纸,用棕刷刷平而定纸,用一得阁墨汁,或者云头艳墨汁上色,全过程对文物无害无损。

对文物的损害不及一场小雨。

但对文化传承却意义重大。

文物上的文字图案得以研究与传承。

图上,看着是南朝辟邪兽,应为神道上的灵兽,身上应当有文字或者图案,拓印下来加以研究,意义重大。

但是上大的师生的行为可能触犯了某些尸位素餐集团权威。

因而对上大师生,横加污蔑,无中生有,扩大事端,荒唐又无耻,居心叵测,其心可诛。

为上大师生积极研究发掘中华优秀历史文化的行为,点赞。

中央说让文物活起来,利用起来,造福大众,上大师生做了最好回答。

文物应当向爱好者,研究者开放,

而不应成为博物馆里的僵尸。。。。。。

这两块是我十几年前在老家三河古镇的百年古桥上拓下来的,其中一部分文革时毁坏,找了两个比较清晰的拓了下来,近期去看由于属于使用中的古桥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已经有点模糊了,试问再过几十年上百年在没有保护措施下这些优美的图案消失了,我这个拖片是不是可以反应过去它曾经的辉煌!

点击图片看大图

点击图片看大图

一件文物于荒郊野外,饱经风吹雨淋、春雾冬雪。方显岁月苍桑,弥久珍贵。该文物每时每刻都在大自然中损蚀,保存每一段文物的印记就是保存了文物的历史丶演变,是一件功莫大焉的好事。拓印是目前保存历史最佳方式,它能最准确保存现时文物的状态,是文物记录最好的方式,也是为该文物建立了历史档案。

文物管理部门应规范管理好拓印档案,而不应用蠢才的办法来处理此事。每一次狂风、每一次暴雨、每一场寒雪无不对文物进行污损丶侵蚀丶破坏。那这些蠢才岂不要去责罚天地,真是可笑之极。

文物正是由于遭受这些磨难而愈发显得珍贵,富有历史感、苍桑感。文物光明正大立于天地之间,师生光明正大去保护丶记录性拓印,是光明磊落,可点可圈之事,到了这帮不辨粟麦、胸无点墨、无所事事丶无事生非的砖家嘴里却变成了盗拓。真是可笑、可耻丶可怜丶可恶的蠢才。

这是典型的“哗众取宠”,“媒体断案”情节再续,应为当前新媒体时代借鉴!

一,成熟舆论,法制社会,要以具体情节,法律法规,具体证据为判断是否违法犯罪的依据。以目前该事件的发生,发展,还没有哪一家提出具体违法违规的条款,法律不能想当然,违反公序良俗与违法犯罪有着本质的区别。

点击图片看大图二,华夏大地,经济发展还没有让人们喘口气来有条理的梳理

文化保障古迹,学术研究和文献综述就明显重要起来。中华历史的三千年与五千年历史之争就是我们民族缺少了太多的文献记载,至今西方还只承认有文献可考证的“中华文明三千年”。对历史,古迹,文物的整理至关重要。

点击图片看大图三,风风雨雨,它就在那里。在如刀的岁月磨砺下健在的露天石头古迹真的会在几滴墨水,拓印溶液侵蚀下受多大伤害吗?别拉低读者智商了。拓印纸张都不能伤害就能伤害石头了?点击图片看大图四,看看我们野外斑驳的古迹吧,几个学生冒失的拓印了一点野外古迹,给点宽容和理解吧。如果真的青少年学子们开始关注古迹,开始记录文物,倒是民族幸事。

鼓励学生研究历史!拓印石碑被污为盗拓?欲加之罪,为什么老有人挑事端?

从照片来看,文物旁边杂草丛生,这就是国家地方对待重要文物的态度?说句不好听的像极了那种我的东西扔着不要行,你碰一下就不行的心态!虽然盗拓违法,但是说句心里话最起码拓出来还有保存价值,你这么杂草丛生,风吹雨淋的扔着早晚毁了!

盗拓?不敢苟同,是当地文化局和公安局有年度任务没完成要拿来顶任务?荒郊野外,连个护栏都没有,谁知道是古物还是现代工艺品废料?如果真是古物,更该追究的是当地文物保护单位的责任,好赖不说,一把手必须下台了吧?

点击图片看大图

以“”拓措辞有失公允,事实是疑是盗拓,擅自非法拓印千年石刻。为此我特意细读了相关报道及事件调查进展情况。在此我谈谈对于此件事情的看法。

点击图片看大图

事件缘由:上海大学一位刘姓教授带领一群美术学院美史论系师生对江苏丹阳梁武帝萧衍修陵石刻梁简文帝萧纲庄陵石刻进行私自拓印。据记者采访刘姓教授称:是一次带领学生进行野外教学实践活动。

点击图片看大图

事件进展:事件发生后,当地文保部门工作人员已经报警。丹阳市文广新局负责人会同镇江市考古队,南京市博物院文保所工作人员共同到现场勘查文物受损情况。经过文保专家鉴定得出结论:非法拓印未对石刻本体造成损害,但三只石兽外观上造成了影响,石兽上还残留墨痕和墨迹。

点击图片看大图

据记者采访刘姓教授回答到:不知此次事件是违法行为。事后该教授诚挚地向当地文管部门道歉,会积极配合调查,并对私拓石刻时残存在石刻上墨滴墨迹清洗所需相关费用进行承担。与此同时上海大学宣传部回应针对这个事件会对全院师生进行教育。当地警方及文保部门要求师生上交拓印所用工具及拓片作为证据。

点击图片看大图

事件警示:据我国《文物复制拓印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复制,拓印文物,不得对文物造成损害;第八条规定:复制,拓印文物应依法履行审批手续。换言之: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之规定,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师生此次擅自拓印千年石刻属于非法行为。

事件看法:1、据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师生回应既然不知此类事件是违法行为。是刻意回避还是搪塞其词。“教授”“大学生”在国人心中是“天之骄子”“社会精英”竟然不懂法,是法律意识淡薄还是道德沦丧,不得而知。但有一条是肯定的:此类人我行我素惯了,由着性子胡来。不知违法谁信哦,糊弄三岁孩童吧。

2、由此可知,我国法律宣传教育力度有待加强,高等学府都这样,你让我们这些目不识丁的平头百姓咋办。

3、既然一次私自拓印事件就如此兴师动众,又是报警又是专家学者勘查现场,生怕对文物造成损害,那这些千年石刻长年累月露天日晒雨淋就不会对文物造成损害吗?我想相比此次事件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4、不要揪着别人的小辫子就不放一路“穷追猛打”,是否也应从自身找找原因呢。是否可以改进人防技防手段,让我们既可以学习研究传承中华文脉,又能不损害文物这样不好吗?哪怕设置个简易栅栏或树立一个警示牌等,我想此类事件也就会少发生甚至不会发生。国人素质不至于沦丧到公然践踏社会公德及法律的地步。

事件后续:相关部门正紧锣密鼓全方位展开调查,是否应对此次事件做出行政处罚,现不得而知。

我给出的建议是先调查这么重要的文物为什么没有有效的保护起来,然后再追究大学教师毁坏文物的违法行为。看照片,该文物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丢在荒山野岭上,现场并没有人为保护的痕迹和相关的指示和说明。那么这个锅不能全部推给大学老师来背,必须追究文物保护部门领导的责任,既然敢说照片上的建筑物和构筑物是文物,那么只有空头文件是不够的,空头文件保护不了文物,保护措施不到位贸然追究别人的责任这就是钓鱼执法和怠政应该严惩相关责任人,追究其刑事责任。

社会反应过度了,好像把石雕锤烂了似的。这些拓印所带来的损坏程度可以说微乎其微,比起长期日晒雨淋风吹沙击鸟屎草种,不能相比。教育一下就行了,不要处罚过重。学生也很无奈,学习实践拓印技术长远也是为了保护传承文化,没有东西拓去公墓拓好像也不妥。不过全民起哄一下也好,大家都知道以后不要靠近这些东西了,要拓走正规渠道介绍信公办。

1石鼓文是我国最早的石刻文字,世称“石刻之祖”。因为文字是刻在十个鼓形的石头上,故称“石鼓文”。石鼓文的字体,上乘西周金文,下启秦代小篆,从书法上看,石鼓文上乘《秦公簋》(春秋中期的青铜器,铭文盖十行,器五行,计121字。其书为石鼓、秦篆的先声,字行方正、大方。横竖折笔之处,圆中寓方,转折处竖画内收而下行时逐步向下舒展。其势风骨嶙峋又楚楚风致,确有秦朝那股强悍的霸主气势。法则,然而更趋于方正丰厚,用笔起止均为藏锋,圆融浑劲,结体促长伸短,匀称适中。古茂雄秀,冠绝古今。石鼓文是集大篆之成,开小篆之先河,在书法史上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是由大篆向小篆衍变而又尚未定型的过渡性字体。石鼓文被历代书家视为习篆书的重要范本,故有“书家第一法则”之称誉。石鼓文对书坛的影响以清代最盛,如著名篆书家杨沂孙、吴昌硕就是主要得力于石鼓文而形成自家风格的。流传石鼓文最著名的拓本,有明代安国藏的《先锋》、《中权》、《后劲》等北宋拓本,现在日本。石鼓文处于承前启后的时期,承秦国书风,为小篆先声。石鼓文刻于花岗岩石上,与金文有较大差别,具有明显的动感。石鼓文 先秦刻石文字。我国遗存至今的石刻文字,要属《石鼓文》时间最早和最具代表性。石作鼓形,共十鼓,分别刻有四言诗一首,径约三尺余。内容记述秦国君游猎,故又称“猎碣”。因被弃于陈仓云野,也称“陈仓十碣”。所刻为秦始皇统一文字前的大篆,即籀文。石原在天兴(今陕西宝鸡)三畤原,唐初被发现。自唐代杜甫、韦应物、韩愈作歌诗以后,始显于世。一说为宋代司马池(司马光之父)搜得其九,移置府学,皇祜(1049—1053)间向传师始得其全。大观(1107—1110)中迁至东京(今河南洛阳)辟雍,后入内府保和殿稽古阁。金人破汴,辇归燕京,置国子学大成门内。1937年抗战爆发后,石鼓文南迁至蜀,战争结束后始运回北平,现藏博物院。其刻石年代,唐代张怀瓘、窦皋、韩愈等以为周文王时物;韦应物等以为周宣王时物;宋代董逋、程大昌等以为周成王时物;金代马定国以为西魏大统十一年(545)刻;清代俞正燮以为北魏太平真君七年(446)刻;以为秦物者,始自宋代郑樵,清代震钧以为秦文公时物;今人马衡以为秦穆公时物,郭沫若以为秦襄公时物,唐兰则考为秦献公叶十一年(前374)刻,详见《石鼓年代考》。刻石文多残损,北宋欧阳修所录已仅存四百六十五字,明代范氏《天一阁》藏宋拓本仅四百六十二字,今其中一鼓已一字无存唐初“虞、褚、欧阳共称古妙”(引自《元和郡县图志》)。张怀瓘《书断》云:“《石鼓文》开阖古文,畅其戚锐,但折直劲迅,有如铁针而端委旁逸又婉润焉。近人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谓:“《石鼓》如金钿委地,芝草团云不烦整裁自有奇采。传世墨拓善本有元代赵孟頫藏本(即范氏《天—阁》藏本)、明代安国藏中权本、先锋本(亦称“前茅本”)、后劲本,皆宋拓本。《天一阁》本已毁于火,后三种俱在日本。有影印本行世。原石现藏博物院。其书法字体多取长方形,体势整肃,端庄凝重,笔力稳健,石与形,诗与字浑然一体,充满古朴雄浑之美。石鼓文比金文规范、严正,但仍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金文的特征,它是从金文向小篆发展的一种过渡性书体。传说在石鼓文之前,周宣王太史籀曾经对金文进行改造和整理,著有大篆十五篇,故大篆又称“籀文”。石鼓文是大篆留传后世,保存比较完整且字数较多的书迹之一。石鼓文,亦称猎碣或雍邑刻石,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刻石文字。无具体年月,唐人韦应物和韩愈的《石鼓歌》都认为是周宣王时期的刻石。宋人欧阳修的《石鼓跋尾》虽设了三个疑点,但还是认为属周宣王时史籀所作。宋人郑樵《通志略》则认为《石鼓》系先秦之物,作于惠文王之后,始皇之前。近人罗振玉《石鼓文考释》和马叙伦《石鼓文疏记》都认为是秦文公时物,与韦、韩说法出入不大,只相差十七年。据郭沫若考证,《石鼓》作于秦襄公八年,距宣王更近。所不同者,出于宣王时史籀手笔或秦臣手笔罢了。《石鼓》于唐代初出土于天兴三畴原(今陕西省宝鸡市凤翔三畴原),以后被迁入凤翔孔庙。五代战乱,石鼓散于民间,至宋代几经周折,终又收齐,放置于凤翔学府。宋徽宗素有金石之癖,尤其喜欢《石鼓》,于大观二年(公元1108年),将其迁到忭京国学,用金符字嵌起来。后因宋金战争,复迁《石鼓》于临安(今杭州),金兵进入汴京后,见到石鼓以为是“奇物”,将其运回燕京(今北京)。此后,石鼓又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沧桑。抗日战争爆发,为防止国宝被日寇掠走,由当时博物院院长马衡主持,将石鼓迁到江南,抗战胜利后又运回北京,1956年在北京展出。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清高宗为更好地保护原鼓,曾令人仿刻了十鼓,放置于辟雍(大学)。现仿鼓在北京国子监。其形状与刻字部位和原石鼓有不少差别。石鼓共十只,高二尺,直径一尺多,形象鼓而上细下粗顶微圆(实为碣状),因铭文中多言渔猎之事,故又称它为《猎碣》。以籀文分刻十首为一组的四言诗。目前其字已多有磨灭,其第九鼓已无一存字。其书传为史籀手笔,体态堂皇大度、圆活奔放,气质雄浑,刚柔相济,古茂遒朴而有逸气。横平竖直,严谨而工整,善用中锋,笔划粗细基本一致,有的结体对称平正,有的字则参差错落,近于小篆而又没有小篆的拘谨。在章法布局上,虽字字独立,但又注意到了上下左右之间的偃仰向背关系、其笔力之强劲在石刻中极为突出,在古文字书法中,是堪称别具奇彩和独具风神的。康有为称其“如金钿委地,芝草团云,不烦整我,自有奇采。其书体为大篆向小篆过渡时期的文字,学《石鼓文》可上追大篆,下学小篆,百无一失。后世学篆者皆奉为正宗,无不临习。杨沂孙、吴大澄、吴昌硕、王福庵等皆得力于此。石鼓文的拓本,唐代就有,但没有流传下来。宋安国所藏石鼓宋拓本,被民国秦文锦售给日本东京河井荃庐氏。此外,社会上所流传的早期拓本有北宋的《先锋》、《中权》、《后劲》三种,其中天一阁藏北宋拓存四百二十二字本为最。然原拓己失,现只能见到郭沫若30年代在日本收集的此三种拓本的照片。安国所藏的宋拓本《先锋》本,旧商务印书馆、文物有影印本,收在郭沫若所著《石鼓文研究》一书中。上海艺苑真赏社、日本鳹 堂有《中权》本影印本。中华书局、日本二玄社出版的《书迹名品丛刊》中,有《后劲》本影印本。上海书画《书法》1984年第三期,也刊有石鼓文的宋拓影印本2金文是指铸刻在殷周青铜器上的铭文,也叫钟鼎文。商周是青铜器的时代,青铜器的礼器以鼎为代表,乐器以钟为代表,“钟鼎”是青铜器的代名词。所谓青铜,就是铜和锡的合金。中国在夏代就已进入青铜时代,铜的冶炼和铜器的制造技术十分发达。因为周以前把铜也叫金,所以铜器上的铭文就叫作“金文”或“吉金文字”;又因为这类铜器以钟鼎上的字数最多,所以过去又叫作“钟鼎文”。金文应用的年代,上自商代的早期,下至秦灭六国,约1200多年。金文的字数,据容庚《金文编》记载,共计3722个,其中可以识别的字有2420个。金文可略分为四种,即殷金文(前1300年左右~前1046年左右)、西周金文[4](前1046年左右至前771年)、东周金文(前770年~前222年)和秦汉金文(前221年~219年)。3篆书是大篆、小篆的统称。大篆指甲骨文、金文、籀文、六国文字,它们保存着古代象形文字的明显特点。小篆也称“秦篆”,是秦国的通用文字,大篆的简化字体,其特点是形体匀逼齐整、字体较籀文容易书写。在汉文字发展史上,它是大篆由隶、楷之间的过渡。4篆书他们之间的区别是划分方法不一样,划分原则不一样。5满意请选满意答案内容来自www.07swz.com请勿采集。

  • 石鼓文的背景故事是什么?
  • 刘体智的收藏国宝
  • 旧中国的屈辱
  • 中俄国花之欣赏
  • 谁有头文字D的剧情?要详细一点的~
  • 有没有数学故事,我急用啊啊啊啊...................
  • 国宝档案(0510)李世民的四俊被盗的内容
  • 谁知道《头文字D》的细节
  • 旧中国的耻辱和新中国的强大,简单点,十万火急!!!!!!!!!!!!!!!!!!!!!!!!!!!
  • 七上历史歌诀
  • 最新推荐
    热门推荐